太紧了夹得我的巴好爽欧美,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无码,日本乱偷互换人妻中文字幕

<dl id="dtpln"><output id="dtpln"></output></dl><video id="dtpln"></video>
<dl id="dtpln"></dl>
<video id="dtpln"><output id="dtpln"><font id="dtpln"></font></output></video>
<dl id="dtpln"><output id="dtpln"></output></dl>
<video id="dtpln"></video><video id="dtpln"><output id="dtpln"><font id="dtpln"></font></output></video>
<video id="dtpln"></video>
<noframes id="dtpln"><dl id="dtpln"><output id="dtpln"></output></dl><video id="dtpln"></video>
<noframes id="dtpln"><output id="dtpln"><output id="dtpln"></output></output>
<output id="dtpln"></output><video id="dtpln"></video>
<video id="dtpln"></video>
<video id="dtpln"><output id="dtpln"></output></video> <video id="dtpln"></video>
<video id="dtpln"><output id="dtpln"></output></video>
<dl id="dtpln"><delect id="dtpln"><font id="dtpln"></font></delect></dl>
<video id="dtpln"></video>
<video id="dtpln"></video>
<dl id="dtpln"><delect id="dtpln"></delect></dl>
<video id="dtpln"></video>
<video id="dtpln"></video>
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劉錫誠:在民間文學的園地里——我的學術自述

[日期:2014-03-09] 來源:  作者:劉錫誠 [字體: ]

在民間文學的園地里

——我的學術自述

劉錫誠

遠在南寧的老友過偉老兄頻頻馳書,命我寫一篇學術自述,我一直不敢從命。驀然回首,真有一種日月如梭、歷史無情、生命短暫、人生如夢之慨!原來到了可以和應該回顧自己走過的人生道路和學術事業的年紀了!

我的一生,從事過多種職業,做過新聞編輯和記者,當過文學編輯,從事過民間文學研究,還有好多年做過行政領導工作,下放農村勞動并當過生產隊長,被趕到五七干校鍛煉改造,不過,后面的這種人生經歷已與學術不沾邊了。概括說來,在學術上,我是個兩棲或多棲人物。有兩個頭銜值得自豪或驕傲:文學評論家和民間文學研究者。

文學,當作家或批評家,是從中學時代就夢寐以求、矢志追求的理想。后來果然走上了文學之路。先后在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中國作家協會的《人民文學》和《文藝報》工作,在編輯、研究、寫作中度過了大部分歲月,寫了幾本小書,參與了一些事,認識了許多人,在文壇上走了一遭。一個農民的兒子,有了這番經歷,老來也算心安理得了。

文學方面的學術經歷,早在1985年10月就曾應《批評家》雜志主編董大中先生之約寫過一篇《文學評論與我》,發表在該刊1986年第1期上 ,講了我的文學批評理念:求深、求真、求新,為了保存資料,后又收入拙著《河邊文壇》(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7月,石家莊)中,算是一個小結和交代。自那以后,又寫過不少文學評論的文章,出版過《在文壇邊緣上》和《文壇舊事》兩部專著,提供了一些我所知道的文壇史料,對現有的一些當代文學史著作可能有所增補,也受到了文學評論界的好評。但冷靜下來想想,除了重新發現曾經大聲疾呼不要把文學捆綁在政治的戰車上,可是到頭來,卻仍然沒有跳出把文學與政治捆綁得太緊的理念之外,在文學思想和文學成就上,并沒有什么可稱道之處。這里就不再羅嗦了。

1983年秋天,腦袋一熱,服從領導的安排,應老領導周揚先生之命,神使鬼差、陰差陽錯地離開了自己喜歡的《文藝報》編輯部和文學評論,又回到了青年時代曾經從事過的民間文藝界。鐘敬文老先生戲噓地對我說:“那里是個火海呀!”明知是火海,卻又往火里跳!俗話說:一步走錯步步走錯。再后來的境遇,與七年前的那個一念之差不是沒有關系。話又說回來,沒有逆境,也不會有平靜安寧、閉門讀書、一心寫作的那種閑適而忙碌、憤然又陶然的生活,也不會有我后半生幾種較為滿意的學術著作的問世。55歲上提前過上了“退休”生活,遠離了曾經的文學,遠離了塵世的喧囂與浮華,坐擁書城,與電腦為伴,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散文的寫作和民間文學的研究中去,一去不回頭,儼然像是爛柯山的故事里說的,出得洞來時,人世上已經過了20年!

至于民間文學學科,我不是科班出身,只能算是愛好者吧。1953年秋天,一個沒有見過世面、穿著農民衣服的18歲的農民子弟,提著一個包袱跨進了北京大學的校門,學的卻是當年很時髦的俄羅斯語言文學,輝煌燦爛的19世紀俄羅斯文學和蘇維埃俄羅斯文學吸引了我,滋養了我,給我打下了文學欣賞、文學史、文學理論、文學批評的基礎,沒有別林斯基、車爾尼雪夫斯基和杜布羅留勃夫三大批評家對我的影響,也許后來我不一定會走上文學批評的道路。但我畢竟是農民的兒子,農村的生活和農民的口傳文學與民間文化的耳濡目染,融入血液,深入骨髓,時時撞擊著我的心胸,使我無法忘情。恰在這時,我們的系主任、著名的未名社作家兼翻譯家曹靖華教授擔任了我的畢業論文的指導老師,他欣賞并同意我選擇民間文學作為論文題目。于是我在燕園的北大圖書館和民主樓的頂樓小屋里大量閱讀了“五四”以后、特別是歌謠研究會時代的豐富資料。曹先生是我的啟蒙老師,他不僅指導了我的畢業論文的寫作,而且他還介紹我在1957年夏天北大畢業后踏進了王府大街64號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的大門,進入了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從事民間文學的研究工作,開始了我踏入社會的第一步。在紀念從北京大學畢業50周年的時候,我寫了一篇《吾師曹靖華》(《文匯報·筆會》2008年6月10日)的散文,回憶了這段往事,并追念把我引上文學之路的恩師。

由于在民間文學上沒有讀過專業,也就沒有門派,冷不丁闖進這個領域里來,有時不免受到某些學人的責難和冷落。青年時代同一個辦公室的同事張紫晨先生就曾指責過我:“你還要另打出個旗幟來!”面對這種責難,我無言以對,只有一笑置之。但沒有門派也有沒有門派的好處。知識結構沒有框框,不受近親繁殖的局限,在研究工作中不僅受益于我所從事過的文學批評的滋養,而且能夠自如地吸收和包容不同學者不同學派的思想和方法。到了老年,也就干脆為自己起了個“邊緣人”的別名,以“獨立作者”自況。“邊緣人”者,出自我發表在《中華英才》1998年第10期上的一篇隨筆《邊緣人》,此文發表后被《新華文摘》、《讀者》等多種報章雜志轉載。我以“邊緣人”自命,意在遠離中心,事事作壁上觀。在民間文學研究上亦然。譬如“20世紀中國民間文學學術史作為概念”的提出,是對“20世紀中國文學史”概念的回應;譬如20世紀中國民間文學學術史上不是只有一個流派,而是多流派的多元構成格局,以流派的存在與消長來統領百年學術史,等。

我是文學研究者,作為當代文學的一個批評家,我的民間文學觀,理所當然地是以文學的觀點研究和處理民間文學,這是我的基本立場。持文學的(包括比較文學的)立場和觀點,重視作品與社會生活關系的研究,重視民間美學的研究,重視民間作品的題材、風格、形象、藝術、技法、語言的研究,等等,不等于無視民間作品與民俗生活的緊密聯系、甚至有某種渾融性這一事實,也不等于排斥以開放的態度吸收民俗學的、原始藝術學的、宗教學的、社會學的等理論和方法來研究和闡釋民間文學現象。1986年前后,我甚至是較早強調“跨學科研究”的一人,并就整體研究的方法寫過一篇長文。[1] 呂微先生寫了一篇長文《中國民間文學的西西弗斯》(分別發表在《中國社會科學院院報》2008年7月31日和《民俗研究》2008年第4期上),比較客觀地、有分析地論列了我的這一基本立場和基本觀點。為了擴大視野,吸收不同的知識、理論和方法,以及更深入地了解和研究民間文學與原始文化、原始思維的難解難分的聯系,從1992年秋天起,花費了差不多六年的時間,系統閱讀考古發掘的報告和考古學的著作,并完成了一個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中國原始藝術》(上海文藝出版社1998年)。不研究原始藝術及原始先民的原邏輯思維方式,就難于知道和破譯民間文學的所來之徑和所包含的內容之神秘、斑駁和多樣。原始藝術的研究使我受益非淺,對我的文學批評和民間文學研究有不小的影響和幫助。包括鐘敬文、徐華龍、陶思炎、陶陽、向云駒、呂微等民間文學研究家,何西來、王興仁、丁道希、劉愛民等文學評論家,都寫過文章予以評論、鼓勵和指教。[2] 我還發表過幾篇略有影響的文章,如《民俗與國情備忘錄》(《報告文學》2002年第9期;《中外論壇》[紐約]2002年第4期;榮獲中國文聯全國文藝評論獎一等獎),《全球化與文化研究》(《理論與創作》2002年第4期)和《文化對抗與文化整合中的民俗研究》(《理論與創作》2003年第4期)。這些文章也顯示了我有感于民間文學乃至民俗學研究中的孤芳自賞、閉關鎖“國”情結、呼吁大力增強民間文學乃至民俗學學科與其他學科的對話能力的愿望,而在民間文學學科研究中的跨文化研究傾向。改革開放以來30年間散見于各地期刊上的有關民間文學的研究性文章,如《神話昆侖與西王母原相》、《禹啟出生生化及其他》、《神話與象征——以哈尼族為例》、《陸沉傳說試論》、《陸沉傳說再探》、《梁祝的嬗變與文化的傳播》、《白蛇傳傳說:我們應該回答什么問題》等,已經結集為一本選集《民間文學:理論與方法》(中國文聯出版社2007年5月1版第1次印刷、2010年3月第2次印刷)。

進入20世紀90年代以后,民間文學學科遭遇了困境。在教育部系統,因提倡民俗學而把民間文學由二級學科下降為“民俗學(含民間文學)”從而變成了三級學科。本來過著閑云野鶴式的閑適生活的我,對自19世紀末、20世紀初就在西學東漸的文化潮流中濫觴,稍后匯入“五四”新文化運動的洪流中去的民間文學運動,經歷了80多年的發展歷程,正如日中天,哪曉得如今反而淪落到了三級學科的地位,為此未免感到屈辱和傷感。于是幾年來,我連續寫了《為民間文學的生存——向國家學位委員會進一言》(《文藝報》2001年12月8日)和《保持一國兩制好——再為民間文學學科一呼》(上海社會科學院《社會科學報》2004年8月12日)兩篇文章,為遭遇淪落局面的民間文學學科呼吁。但畢竟人微言輕,國家學位委員會那些專家們哪有工夫聽你這樣一個已經是體制外的文化人的悲愴的呼喊???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的著名兒童文學教授王泉根先生在《中華讀書報》(2007年7月4日)上寫了一篇整版文章《學科級別:左右學術命運的指揮棒?》,也義憤填膺地為我們的民間文學學科的不幸遭遇大聲疾呼。然而,可悲的是,至今并沒有聽到來自學位委員會的回應。

我從在北大讀書時起,就開始積累中國民間文學發展史的史料,50年代、80年代前后兩度在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1987年易名為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工作,也積累了大量的學科發展的史料,還親自參與了或經歷了民間文藝界發生的一些事情。于是,在新世紀開始后不久,經過幾年的醞釀,于2003年下決心寫作一部20世紀中國民間文學學術史,希圖通過自己的研究,理清中國民間文學學科的發展脈絡和思想理論體系,也許會有助于這門學科今后的發展和完善。這個經國家哲學社會科學規劃辦公室批準、但實在是力所不逮的龐大課題,其最終成果、一部98萬字的《20世紀中國民間文學學術史》,終于在2006年完成并由河南大學出版社出版了。我在《20世紀中國民間文學學術史·跋》里記下了我當年的心情和主要觀點:

在步入古稀之年,決心寫作這部規模如此之大的、帶有拓荒性質的學術著作,實在是件自不量力的事情。所以下決心要寫這本書,一是考慮到曾在民間文學工作崗位上前后工作了40年之久,需要為這門學科做一點事情,至少是表達一下自己的學術觀點,也算了結多年來的心愿;二是這門學科雖然走過了一個世紀的漫長途程,卻至今沒有一部類似的書來梳理一下其發展的歷史,總結一下它的成就和不足。從學科建設來說,民間文藝學是由民間文學理論(包括原理體系和方法論)、民間文學史和民間文學學術史三者構成的,如果說,前二者先后都有人做過一些工作的話,而學術史的建構,理所當然就是一件刻不容緩的事情了。于是,我便不顧淺薄和年邁,在2003年的春天下了這個決心。……

筆者所持的學術立場是:民間文學是文學;民間文學與作家文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但民間文學因其創作多是不自覺的、是群體性的、是口傳的,故而在諸多方面與作家文學不同,而是特殊的文學。具體說來,一,民間文學首先是文學,是民眾的集體口頭文學,具有共時的類型化和歷時的流變性特點;二,研究百年民間文學學術史,不僅需要普通文藝學的武器,還要借用民俗學和文化人類學的武器——理論和方法;三,打破“民俗學80年”體系成說,建立獨立的百年民間文藝學學術史體系;四,展現文化對抗與文化融合的文化發展大背景下的民間文學學術發展歷程的特殊性。然而,通觀已有的民俗學史類著作或俗文學類著作,多以歷史發展線索和大事紀的記述為特點,而缺乏或不重視對民間文藝學思潮和對有代表性的學者的學術思想的評論。筆者則力求把每個有代表性的學者放到一定的時段(歷史背景上)和學術思潮中間,對他們的學術思想或著作的創見作出簡明扼要的歷史評價。把百年多種學者的學術思想排列與組合起來,就成為筆者所重構的學術發展史。

民間文學(口頭文學)與作家文學不同,是民眾以口傳心授的方式世代相傳的群體創作,與人民生活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即:一方面以民眾自己的立場認識生活描寫生活,另一方面與民眾生活形態(物質的和精神的)不可分割,有時甚至就是生活形態本身,如粘連著或某些民間信仰或干脆就是民間信仰的說明或民間信仰的一部分。這就決定了,即使運用文學的研究方法去研究民間文學,也與作家文學有所不同。民間文學的研究,不論采用何種具體的方法,都必須遵循唯物史觀。

《20世紀中國民間文學學術史》成了我的一部代表作。對于這部書的成敗得失、是非功過,一批學界朋友已經在中國文聯理論研究室和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聯合召開的座談會上發表了很好的意見,包括批評和質疑。(見《世紀描述:民間文學學科的歷史風貌——〈20世紀中國民間文學學術史〉座談會紀要》,《民俗研究》2008年第1期)。當然,有些意見和問題,沒有能夠展開,只是淺嘗輒止而已。座談會后,好幾位學界朋友,如劉守華、陶立璠、呂微、高有鵬、李麗丹等,又寫了專文予以評論。他們對筆者勞動的關注、肯定和期望,是一份份難得的、珍貴的禮物。這部書業已為大陸和臺灣許多高校中文系民間文學和民俗學的研究生的參考書。有生之年,還會做重要的修訂,以彌補批評家們所指出的不足,是其更盡人意。

還要交代的是,自1986年起,《民間文學論壇》編輯部邀請一些文化學者來開會,樂黛云先生說,法國學者提出要與北大合作研究中國文化中的象征,北大沒有這樣的專家,希望由我和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牽頭來做。樂老師是我在北大時的老師,在她的啟發下,我開始提倡并著手研究象征問題。象征問題是民俗學的一個大的研究課題和研究思路,從象征入手,可以更深入地進入和闡釋民俗現象的內部特征和民間文學作品中的一些難解的問題。開始時,由我和王文寶先生組織全國民研會系統有研究能力又貼近生活、熟悉民俗現象的文化研究人員來做,編撰了一部《中國象征詞典》(天津教育出版社1991年)。在定稿時,我深感我們在象征問題上的研究水平還比較低,于是我斷然地將全部原稿中抽去了差不多1/3。深入的、多少令人滿意的研究,顯然還要待以時日。后來,出版了中央民族大學祁慶富教授主持的中國少數民族象征研究,北京大學周興教授和王銘銘教授從人類學角度對象征的研究,居閱時、瞿明安編《中國象征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國象征文化叢書》十冊,……他們的成果在理論上有了較大的提高,象征研究在我國人文學界得到了重視,也已漸成氣候。而我運用象征理論或從象征的角度所撰寫的一些文章,后來結集為《象征——對一種民間文化模式的考察》,也比以前有了提高,其中取材自民間文學的文章,如《動物的人文角色意義》、《失落了的意象》和《鐘馗論》(先期發表于臺北《民俗曲藝》第111期,1998年),在研究方法上的開拓和象征意象的開掘上,起碼自己還算滿意。而《鐘馗論》還被鐘敬文老先生選進了他所主編的建國50年民間文學文論的選集中,并在序言中給予首肯。象征研究在我國還在起步階段,還有待于更深入的梳理研究和更高層次的理論提升。

2002年,馮驥才先生發動了民間文化搶救工程,繼而國家文化部于2003年啟動了民族民間文化保護工程,2004年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公約》接軌,改稱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非物質文化遺產”一詞始進入中國官方文件和學壇。民間文學以及民俗學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好發展繁榮時機,同時,也向民間文學學科和民俗學學科提出了挑戰和問題。譬如,文化理念的轉換與更新,非物質文化遺產與民間文學或民俗學在觀念上的異同,歷史觀與價值觀的一致性與矛盾性,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時代命運,保護政策與保護實踐,等等。這些,對于向來龜縮在“象牙塔”里、孤芳自賞的中國民俗學界來說,無疑都是一些新的問題,也是面臨一次世紀性的考驗與挑戰。作為一個老民間文學工作者,我相繼被聘為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學術委員會委員和中國民協搶救工程專家委員會委員,自覺地打破了慣常的生活,走出書齋,應召參與了《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普查手冊》的編寫與統稿定稿,參加了一些學術性的評審、咨詢、輔導、督察工作以及相關的學術會議,也撰寫了若干篇與保護的實際工作有關的或純屬理論探討性的文章,內容主要是民間文學普查、特性、申報、保護、傳承與傳承人等諸方面。略有些影響的是《傳承與傳承人論》、《非物質文化遺產與民族文化精神》、《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文化性質問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價值判斷問題》、《新世紀民間文學普查與保護問題》、《民間文學的田野調查的理念與方法》、《民間傳說的保護》等篇什,以及《清明節的天后和物候》,因為這些論題與國情、與實際保護工作息息相關,而又結合自己多年來的田野經驗和理論探討做了一些思考。近期我已把近幾年來所寫的這些論文,仿照此前中國文聯出版社為我出版的《民間文學:理論與方法》,輯為一本自選集《非物質遺產:理論與實踐》(學苑出版社2009年5月),或可為廣大“非遺”戰線的文化工作者與民間文藝專業學者們參閱與指正。在我看來,非物質文化遺產與民俗學并不完全是一回事,互有異同,盡管二者的要義都是要在研究的基礎上,希圖留住中華文化的根脈。但要使“非遺”進入中國官方的學科目錄,前面的路還漫漫系其修遠,還要靠政府主管者和學者們各自做更多的努力。

在我余年的時間表上,民間文學的研究,也許還會持續一個短時間。至于還能寫出什么東西來,只有上帝知道了。

2009年元月20日于北京安外東河沿寓所

2009年12月29日改定

收入拙著《民間文學:理論與方法》2010年第2次印刷

附簡歷和著述要目

劉錫誠,男,山東昌樂人。1935年2月生。中共黨員。1957年北京大學俄羅斯語言文學系畢業。先后在中國民間文藝研究會、新華通訊社、中國作家協會、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任職。1997年退休。歷任《人民文學》編輯部評論組長、《文藝報》編輯部主任、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研究員、駐會副主席兼分黨組書記、顧問,《民間文學》、《民間文學論壇》、《評論選刊》、《中國熱點文學》雜志主編。退休前為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理論研究室研究員。

社會職務:曾任中國俗文學學會會長、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國旅游文化學會副會長、中國對外友好協會理事?,F任文化部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委員、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民間文化搶救工程專家委員會委員。

主要著作有:

(一)著述、翻譯:

《蘇聯民間文學論文集》(選編翻譯,作家出版社1958年)

《馬克思恩格斯收集的民歌》(合譯,人民文學出版社1958年)

《海防前線戰士歌謠選》(采集,與路工合作,上海文藝出版社1959年)

《蘇聯民間文藝學40年》(與馬昌儀合譯,科學出版社1959年)

《高爾基與民間文學》(與林陵、水夫合譯,中國民間文藝出版社1981年)

《小說創作漫評》(文學評論文集,湖南人民出版社1981年)

《小說與現實》(文學評論文集,花城出版社1983年)

《俄國作家論民間文學》(選編翻譯,中國民間文藝出版社1986年)

《印第安人的神奇故事》(與馬昌儀合譯,中國民間文藝出版社1986年)

《原始藝術與民間文化》(論文集,中國民間文藝出版社1988年)

《作家的愛與知》(文學評論文集,花山文藝出版社1991年)

《石與石神》(與馬昌儀合著,學苑出版社1994年)

《走出四合院》(隨筆,群眾出版社1996年)

《河邊文譚》(文學評論文集,河北教育出版社1998年)

《中國原始藝術》(專著,全國社會科學基金資助課題,上海文藝出版社1998年)

《象征——對一種民間文化模式的考察》(專著,學苑出版社2001年)

《追尋生命遺韻——我眼中的文化史跡》(文化隨筆,武漢出版社2003年)

《在文壇邊緣上——編輯手記》(專著,河南大學出版社2004年)

《文壇舊事》(專著,武漢出版社2005年)

《20世紀中國民間文學學術史》(專著,全國社科基金課題,河南大學出版社2006年)

《民間文學:理論與方法》(文集,中國文聯晚霞文庫,中國文聯出版社2007年)

《非物質遺產:理論與實踐》(文集,即出)

(二)編選、主編:

《當代女作家作品選》(上中下卷,合作編選,花城出版社1980年)

《中國當代文學評論叢書》(與馮牧、閻綱主編,20輯,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

《中國象征詞典》(與王文寶主編,天津教育出版社1991年)

《中華民俗文叢》(與宋兆麟、馬昌儀主編,20種,學苑出版社1994年)

《世界民間故事精品》(上下冊,編選,陜西人民出版社1995年)

《灶王爺的故事》(編選,花山文藝出版社1995年)

《中國新文藝大系·民間文學集》(1937~49)(主編編選,中國文聯出版公司1996年)

《中國民間故事精品文庫》(與馬昌儀、高聚成主編,10種,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1996)

《妙峰山•世紀之交的中國民俗流變》(主編,中國城市出版社1996年)

《蝙蝠叢書》(主編,文化學著作,5種,上海文藝出版社1998年)

《三足烏文叢》(主編,民俗學著作,10種,學苑出版社2000—2003年)

《葫蘆與象征》(與游琪主編,商務印書館2001年)

《山岳與象征》(與游琪主編,商務印書館2004年)



[1] 拙文《整體研究要義》,原載《民間文學論壇》1988年第1期;后收入拙著《非物質文化遺產:理論與實踐》,學苑出版社2009年5月第1版,北京。

[2] 徐華龍《世界性研究課題》(評《中國原始藝術》),《光明日報》1998年10月22日。劉愛民《登上蠻荒高原的劉錫誠》,《作家報·文壇覓蹤》(濟南)1998年10月29日,又見《文藝界通訊》(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編)1998年第10期。鐘敬文《我的原始藝術情結》,《文藝界通訊》1998年第10期。司馬文纓(王興仁)《人類童年囈語的頗解與詮釋——讀劉錫誠〈中國原始藝術〉》,《文藝界通訊》1998年第10期。陶陽《被開墾處女地上的一棵綠樹》,《文藝界通訊》1998年第10期。丁道?!痘煦缰械某跏继剿?mdash;—讀劉錫誠〈中國原始藝術〉》,《文藝界通訊》1998年第10期。向云駒《原始藝術研究的可喜收獲——讀劉錫誠〈中國原始藝術〉》,《文藝界通訊》1998年第10期。何西來《小小的階梯——談劉錫誠〈中國原始藝術〉的學術方法》,《書與人》(南京)1999年第6期。呂微《評〈中國原始藝術〉》,《文藝研究》2001年第3期。陶思炎《劉錫誠——民俗學理論家與探索者》,《廣西民族學院學報》2003年第1期。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lixj | 閱讀: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熱門評論
太紧了夹得我的巴好爽欧美,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无码,日本乱偷互换人妻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