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紧了夹得我的巴好爽欧美,久久久久久精品免费无码,日本乱偷互换人妻中文字幕

<dl id="dtpln"><output id="dtpln"></output></dl><video id="dtpln"></video>
<dl id="dtpln"></dl>
<video id="dtpln"><output id="dtpln"><font id="dtpln"></font></output></video>
<dl id="dtpln"><output id="dtpln"></output></dl>
<video id="dtpln"></video><video id="dtpln"><output id="dtpln"><font id="dtpln"></font></output></video>
<video id="dtpln"></video>
<noframes id="dtpln"><dl id="dtpln"><output id="dtpln"></output></dl><video id="dtpln"></video>
<noframes id="dtpln"><output id="dtpln"><output id="dtpln"></output></output>
<output id="dtpln"></output><video id="dtpln"></video>
<video id="dtpln"></video>
<video id="dtpln"><output id="dtpln"></output></video> <video id="dtpln"></video>
<video id="dtpln"><output id="dtpln"></output></video>
<dl id="dtpln"><delect id="dtpln"><font id="dtpln"></font></delect></dl>
<video id="dtpln"></video>
<video id="dtpln"></video>
<dl id="dtpln"><delect id="dtpln"></delect></dl>
<video id="dtpln"></video>
<video id="dtpln"></video>
你好,游客 登錄 注冊 搜索
背景:
閱讀新聞

徐新建|博物館的人類學——華盛頓”國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考察報告

[日期:2021-02-24] 來源:  作者: [字體: ]

徐新建丨博物館的人類學——華盛頓“國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考察報告

作者:徐新建  發表刊物:《文化遺產研究》2013總第2期

作者簡介徐新建,四川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人類學高級論壇學術委員會主席團主席。

摘要本文以考察報告的形式對創建于美國首都華盛頓的“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進行了描述和分析,以此闡釋美國印第安人如何通過加入“國家敘事”與“正史象征”來彰顯自我文化和歷史的時代轉變,同時也從“族群表述”與“人類學寫作”的角度闡釋了博物館與人類學的民族志關聯。

關鍵詞美洲印第安;博物館;人類學;民族表述

前言

從政治、經濟到文化和藝術,多民族國家的族群關系體現在多個方面。博物館的收藏和展示是其中重要窗口和場域之一。為了探尋和比較作為多民族大國的美國在博物館展示方面的相關情況,筆者于20125月底至6月初,對設在華盛頓國家廣場的“國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和“非洲人博物館”進行了短期的專項考察;與此前后還選擇費城“黑人博物館”和紐約“大都會美術館”作了對比。根據課題需要,“國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是本次考察重點。故本報告亦以該館為中心來描述和展開。

“國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的英文名稱為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本文簡稱NMAI。報告的內容主要包括NMAI的緣起、組織、展出結構和預期功能,順帶介紹該館的開放情況與各界評論。此外還可根據考察議題之需,再與其他幾個不同和類似的博物館作簡要對比。

 

“……頭上戴著插有羽毛的頭飾、胸前佩帶各種紀念章的近萬名印第安人21日聚集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國家廣場,歡慶期待已久的美洲印第安人國家博物館開館。

在寬闊的廣場上,人們敲打著手鼓,唱著古老的歌曲,表達心中的喜悅。據組織者稱,共有8900多名印第安人參加了游行,他們來自北美各地。土著人卡羅爾對印第安人博物館開館表示歡迎。他說,他參觀過全美絕大多數博物館,但在這些博物館里沒有任何土著人物品的陳列?,F在印第安人博物館開館了,這表明美國終于接受這個國家有土著人存在這個事實。”(新華網華盛頓電訊)[1]

 

在進行了前期基本的資料收集和目標設計后,筆者確定了本次考察三個相關問題,即:1.NMAI為何創建?2.如何不同?3.有何意義?

(1)考察路線:費城-紐約-華盛頓。

第一站,費城(2012524-28日) “獨立紀念堂”(Memorial Hall),重點了解對“國家歷史”表述和陳列;“非裔美國人藝術博物館”(The African American Museum of the Arts),重點了解對“美國黑人”的描繪和評價。

第二站,紐約(2012529-31日)“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重點了解對不同族群的文化傳統及其貢獻的收集、區分和展示;“現代藝術館”(The Museum of Modern Art),重點考察該館如何處理“現代性”創作中的族群問題。

第三站,華盛頓(201261-3日)NMAI(“國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考察內容如前述;美國國立非洲藝術博物館”,與NMAI作為對比,考察博物館在對待“非裔美國人”(African-American)與“本土美國人”(Native-Americans)上的展示區別。

(2)收集資料,包括——

美國國會有關修建NMAI的國會法案(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 Act,1989.)等背景材料;

 華盛頓國家廣場地圖(全景和俯覽圖,采自相關資料);

NMAI的相關圖片(部分由筆者在館內拍攝,部分采自其他資料);

NMAI出版的英文期刊(在館內購得)及本館介紹(NMAI網頁);

一部關于NMAI的專著及各界有關NMAI的報道和評論(中英文);

 作為對照的其他場館資料。

(3)考察的成果,包括:一份考察報告、一篇專題論文、一次小型研討會以及若干相關資料。

一、背景介紹

(一)緣起

NMAI選址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國家廣場的顯要位置上,與國家藝術館(National Gallery of Art)相對,距國會大廈只有幾百米,從1989年正式籌建以來總投資超過2億美元。如此重大的舉措,如果沒有從政府到民間的參與支持幾乎不可能。這些因素包含了印第安人士和團體為爭取民族話語權的長期奮斗、政府在原住民政策方面的改善,以及知識界、工商界對美國作為多民族國家在族群文化與歷史表述方面既有缺陷的檢討與彌合。其中值得特別關注的有如下機構。

1.印第安人團體  如“易洛魁聯盟”(Iroquois)和“美國‘第一民族’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the First Americans)等。“易洛魁聯盟”是北美最早的土著民族組織,在十六世紀末創建時,主要由五大部族摩和克人、奧奈達人、奧農達加人、瑟內薩人卡尤加人組成,被視為美國東北部和加拿大東部最強大的原住民力量。自創建以來,他們通過自治政府和武裝,英勇開展了反抗法國、荷蘭和不列顛殖民者的長期抗爭。他們的存在不僅啟迪了摩爾根(L.Henry Morgan)式的人類學探索、民族志撰寫及印第安文物收藏,而且開拓了美洲印第安人對殖民者長期和有組織的反抗。

“美國‘第一民族’研究中心”是設在高等學府的機構,1981年創建,目的在于確立美洲原住民的首要地位。該機構提的問題是:誰是美洲最早的開創者?誰才稱得上美洲本土的“第一民族”(The First Nation)?為此,中心組織了多學科的綜合研究,從基因與考古等角度加以闡釋,答案是:“第一民族”就是被誤稱為“印第安人”的美洲土著。[2]

更為重要的是,自1960年代波及全美的民權運動后,越來越多的印第安人積極參入到教育、學術、傳媒及博物館業等社會領域之中。正是由于他們的長期奮斗和卓越實踐,才為NMAI的成功創建打下了堅實的社會基礎。

2.“史密斯松尼安協會”  該組織創建于1846年,英文名叫Smithsonian Institute,自19世紀英國科學家史密斯松(Smithson)捐贈給美國的一筆遺產發起創建后,如今已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博物館聯合體,擁有包括“美國自然史博物館”、“美國航空航天博物館”和“國家動物園”等在內的19家著名機構,以及若干個專門的研究中心。如今在華盛頓國家廣場四周分布著十多座展覽場館,其中有10座隸屬于史密斯松尼安體系。在這個意義上,該協會幾乎成了“國家廣場”的主創人,乃至被一些報道描述為美利堅“國家形象”的構成部分。[3]

經過多年經營,史密斯松協會的博物館系統已演變為超大規模的聯合體,從龐大分布及廣泛影響看,堪稱美國乃至世界的“博物館帝國”。在史密斯松遺志激勵下,還在繼續擴張。什么樣的遺志呢?那就是:擴展人類知識,成為世界公民(world citizen)。[4]

有鑒于此,便不難理解該協會為何要涉足并積極參與NMAI的創建了。經了解,自1989年籌備到2004年開放,NMAI的最終建成,在很大程度上應歸功于史密斯協會的努力。

3.“海伊博物館”Heye Museum 

海伊博物館與出生于1874年的收藏家喬治·戈斯塔夫·海伊(George Gustav Heye)有關。海伊的父輩是從德國移民到美洲的。他本人學的專業是電氣工程師。由于長期不斷地收藏美國印第安人的文物,海伊成了世界上個人收藏印第安文物的最多者。1908年,這些藏品被匯集到以海伊命名的博物館,并提供給濱州大學的考古學與人類學博物館展出。后來,總數超過百萬的這些印第安文物被統稱為“海伊藏品”(Heye collection),1916年破土動工的“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The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就是以它們為基礎興建的。該館設在紐約的155大街上,靠近百老匯。1922年建成開放,館長就是海伊本人。該館關閉于1994年,當年在史密斯協會接管下成立了“國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海伊中心”(the Heye Center of the 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從此,“海伊藏品”如數移交史密斯協會后成為了NMAI的核心部分。[5]

在這個意義上,NMAI可視為海伊博物館的升級版。

(華盛頓國家廣場)

4.“國家廣場”(National Mall  位于首都華盛頓的國家廣場堪稱美利堅合眾國的核心象征。Mall的原意是林蔭大道,因此有的漢譯也稱為華盛頓“國家大草坪”或“國家公園”。這里是舉行總統就職典禮等國家性重大慶典的場地,也是馬丁·路德·金“我有一個夢想”的發表地,以及舉行眾多歷史性示威游行的地方。圍繞在長達三公里的綠地周圍有一圈重要建筑和地標,其中包括華盛頓紀念碑和國會大廈等。由于受美國國會的廣場保護法案限制,任何一座能夠入選其中的“地標”——無論紀念碑還是博物館,都具有舉足輕重地位并產生全國性影響。截止2004年,整個廣場擁有的地標共16個,除了華盛頓紀念碑和國會大廈外,還有國家歷史博物館、國家自然史博物館和國家藝術館、國家航空航天博物館等。每一個都非同小可??梢?,能在2004年增列其中的NMAI是多么的值得重視和意味深長。

(華盛頓國家廣場俯覽圖,其中的數字1、7、5、11的標記之處,分別是華盛頓紀念碑、國會大廈、國家藝術館及航天館。數字10為已建成的國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6]

(二)興建

198912月,經由印第安裔(夏安族)議員坎伯貝爾(Ben Nighthorse Campbell)與夏威夷日裔參議員井上?。?/span>Daniel Inouye)的提交,美國國會通過了籌建NMAI的法案“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 Act(NMAIA,Public Law101-185)。其中的內容十分豐富,從創建宗旨、法律依據以及集資分配和分工管理等,幾乎無所不包。對于建館原因和目的,國會法案的第2款是這樣陳述的——

 

國會意識到(The Congress finds that):

1)迄今為止尚無一家國立博物館專門關注美洲原住民的文化和歷史;

2)盡管史密斯協會曾大量資助過土著美國人(Native American)項目,但它所擁有的19所博物館及相關研究機構還排外性地尚未關注土著美國人的歷史和藝術;

3)紐約州的“海伊博物館”擁有世界上品種最多的土著美國人藏品,種類包括建筑、藝術品和民族學物品,可惜其場地有限;

因此倘若把“史密斯松尼安協會”與“海伊博物館”的力量聯合起來,就能創建一所國家性的印第安人博物館,讓全美國人都能由此參觀和了解印第安人的文化遺產——包括他們的歷史成績與當代創造。[7]

 

隨后,NMAI開始興建,前后歷時15年,總投資2.19億美元。其中,聯邦政府出資1.19億美元,民間募集1億美元。后一部分里,超過三分之一來自各印第安部落的捐贈。

參加設計和修建NMAI的人員中,有不少是來自美洲各地的印第安人。設計師是加拿大的原住民道格拉斯·卡迪納爾。在他的強調下,博物館的建筑風格充分展現了印第安人的傳統特色。

負責監制景觀的唐納(Donna E. House)來自印第安的納瓦霍部族。他說:景觀與建筑融為一體,與之相關的環境標志著我們是誰。“我們是這些景觀中的植物、巖石和水流。它們全都是博物館的組成部分。”[8]另一份相關報道則描述道:

(NMAI的)外觀呈雄渾的曲線型結構,再現了美國西南部的風化山巖地貌……環繞博物館四周的4英畝園地布局,更是體現出自然有機的設計主題:一塊見方不大的農地上種植著大西洋沿岸中部地區原住居民的傳統植物(玉米、大豆、煙草);一片濕地說明天人合一的重要;還有40塊被稱為“始祖巖”的大卵石,以及環繞著一個篝火坑的露天演出場。

按照許多印第安人的傳統,博物館面向正東,迎接旭日初升。

    (NMAI的正面圖)

 

報道的結論是:正是由于突出的印第安風格,NMAI的建筑特征與華盛頓國家廣場兩側的傳統地標形成了“鮮明的、也是刻意的對比”。[9]

 

2004年,位于華盛頓DCNMAI展館正式建成,地址是Fourth StreetandIndependence Avenue, Southwest, Washington D.C.;占地面積為1.72萬平米(約為國立美國歷史博物館——6.97萬平米的三分之一)。主體建筑高37米,共5層,總面積23千平米。其中各樓層的平面圖如下:

(上左:第一層;下左:第二層;上右:第三層;下右:第四層)[10]

 

二、NMAI簡述

 

由于內容豐富、涉及面廣,NMAI值得觀察分析的方面很多。本報告從幾個主要層面展開。

 

1.命名含義  NMAI的全稱是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漢語可譯為“國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不過其中的每一個詞語都需要解釋。

 

“國立”:在這里,National是指國家而非民族,“國立”的意思不是官辦而是指聯邦,亦即超越了地方州、社團或某一印第安人的單一部族。因此,National在此的含義實指The United State of AmericanNation)。

 

“美洲”:American本可譯為美國,但從該館涵蓋的范圍看,譯成“美洲”更準確些。在一定意義上,它還與“西半球”(the Western hemisphere)的含義等同,包含了北美洲、中美洲和南美洲。在美國的情景里,還包括了位于北太平洋的夏威夷原住民區域。

(西半球原住民的“故事區域”)[11]

 

“美洲印第安人”:這個詞值得深究一番。在美國官方文獻里,對于使用什么詞語來稱呼所謂的“印第安人”是經過長期論爭的。演變至今,保留了兩個常用的名稱:Native AmericanAmerican Indian。自從1960年代以“政治正確”為標志的民權運動興起后,“印第安人”一詞日益受到非議,故用得較多的是前者;但NMAI選后者,估計主要是出于對其涵蓋面超越了美國的實際考慮。對于漢語而言,Native一詞可譯成“土著的”或“本土的”。二者都有缺陷,后者含義模糊,前者略帶貶義,故需要在使用時視情況而定。例如,在與NMAI相關的美國國會法案里,就對“Native American”有專門的說明。其中陳述道:

 

 

 

“The term ‘Native American’ means an individual of a tribe, people, or culture that is indigenous to the Americas. ”[12]

 

 

 

譯成漢語,意思是:“Native American”指的是美洲各地的原住民,包括不同的部落成員、族群和文化。此時,Native一詞譯為“本土”或“土著”的都沒錯。

 

當我剛接觸到NMAI的名稱時,見其仍保留“印第安人”一語,感到與該館的初衷明顯矛盾。經過查閱各方解釋及論辯后才明白這看似簡單其實復雜的命名,其實是多民族國家深陷難離的普遍難題,只有通過族群互動的積極實踐方可求解。

 

2.總體布局  因為最初是由上述的“海伊博物館”(包括海伊基金會和海伊藏品)等延伸而來,NMAI就與一般博物館不同,在布局上不僅限于華盛頓國家廣場一處,而還包括了設在紐約和馬里蘭的兩個中心,即“海伊中心”[George Gustav Heye Center GGHC] 和馬里蘭的“文化資源中心”[TheCultural Resources Center (CRC)]。三者各負其責,相互補充:以華盛頓“總館”的展覽為核心提供多項服務并實現博物館預期的各項功能。此外,還有一支以網頁、巡展、館刊和會員項目為特色的團隊,被稱為NMAI的“第四館”。紐約的“海伊中心”偏重關于印第安文化的影視制作和播映。馬里蘭中心則負責學術研究,主要功能是為印第安裔和非印第安裔的學者提供圖書館和檔案庫服務。

(觀眾實拍的紐約“海伊中心”場景)

 

3.主要功能  根據1989年通過的國會法案(NMAIA),NMAI的主要功能是對“本土美國人”(Native American)的文化傳統進行活態呈現。其中的任務包括三個方面:

 

提升對美國原住民的研究(To advance the research as “a living memorial to Native Americans and their traditions”.[Native Americans];

 

收集、保護及展出美國原住民藏品(To collect, preserve, and exhibit Native American objects);

 

提供研究美國原住民的項目(To provide for Native American research and study programs)。

 

為此,NMAI將利用博物館擁有的一切現代手段提供服務。根據分工,位于首都華盛頓的NMAI“主館”(The museum on the National Mall in Washington, D.C)負責的是:專題展出、舞臺表演、講座和研討會、出版館刊《美洲印第安人》(American Indians),以及開展學術研究和安排相應的公共教育等。用史密斯協會的話說,NMAI的功能即“致力于保護、研究和展示西半球原住人的生活、語言、文學、歷史和藝術”。

 

2004921日,NMAI向公眾正式開放。首期推出的系列展覽,如同一出完整的“博物館劇”,在主題、稱謂和結構上具有濃郁的印第安人自我意識和人類學意義上的“主位”特征。該“劇”由三個部分構成,分別是——

 

第一幕,“我們的天地:傳統知識形成的世界”(Our Universes: Traditional Knowledge Shapes Our World);

 

第二幕,“我們的族人:讓我們的歷史發出聲音”(Our Peoples: Giving Voice to Our Histories);

 

第三幕,“我們的現實:當代生活和身份”(Our Lives: Contemporary Life and Identities)。

 

這種主體性的博物館敘事一改以往其他司空見慣的“他稱”和“陪襯”樣式,使美洲印第安人的文化傳統得以由缺席的“被表述”向主動的“自表述”轉型和提升。

 

與此同時,設在紐約的“海伊中心”(George Gustav Heye Center (GGHC) in New York City)設置有專門的影像機構“Film and Video Center”,負責拍攝和演播表現印第安文化的影片,并通過關聯性網站“nativenetworks”展開印第安題材的影像節活動——Native American Film + Video Festival。

 

在華盛頓主館,觀眾們的參觀是由先到四樓演播廳觀看影片《我們是誰?》開始的。影片長約13分鐘,配有西班牙語、法語和德語、日語。播映廳以美洲原住民風格建成,并一方面以印第安語的一種取名為“勒拉威”(Lelawi)——意思是“不偏不倚”,一方面又配置有四面對稱的銀幕和立體音響等高科技設施,體現出將傳統與現代在精心設計和高投資的結合下融為一體的企圖。在NMAI的眾多場館中,僅此一處據說就耗資百萬美元。相對隨后幾幕重要的博物館大戲來說,觀眾們在此看到的短片相當于整個展覽的“序曲”。它通過對美洲印第安人的身份提問——我們是誰?引出了接下來的完整訴說。借助一位美洲土著的視角,影片揭開了印第安人文化的帷幕。其中既有各部族的起源、印第安人與大地和環境的關系,也包含了他們對宗教信仰與傳統知識的重視,以及原住民的自我管理和自我表現。[13]

 

 

Lelawi演播廳,NMAI官網圖片

 

20126月初,在我參觀NMAI時,館內的布展有所調整。除了常年開放的“序幕”電影和上述三大主題的展示外,又增添了三個新專題,分別是:

 

 “世界最佳:奧運會中的土著運動員”(Best in the World: Native Athletes in the Olympics);

 

“騎馬民族的頌歌”(A song for Horse Nation);

 

“重返印第安土地:切薩皮克的阿爾岡昆人”(Return to a Native Place: Algonquian Peoples of the Chesapeake)。

 

 其中第一個專題是為紀念1912年的斯德哥爾摩奧運會一百周年而設的。一百年前,美洲原住民運動員Jim Thorpe贏得了奧運會的五項全能和十項全能獎牌;夏威夷的Duke Kahanamoku 奪得百米自由泳獎牌。

 

4.開館慶典  2004年9月21日舉行的NMAI開館慶典格外熱烈。據報道,活動從上午9:30開始,來自西半球各地的印第安部族成員身著傳統服飾在國家廣場舉行盛大游行,從史密森學會總部所在地出發,經國會大廈后抵達新落成的博物館。除了印第安人的部族代表、演藝家和各界人士外,還有美國政府的各級政要。此前的頭一天,時任總統的布什在白宮舉行的儀式上致辭,強調了印第安人的歷程“是美國歷史的核心部份”,并指出這座最新博物館的開放表明了一點,那就是印第安人及其自治政府具有“強大勃勃的生機”。[14]

 

開館儀式上,印第安裔的館長韋斯特(W. Richard West)在致辭中說,如今世界各地的原住民終于有了團結為一體的場地,在這里向全球展示我們對于人類的貢獻。[15]

 

為配合慶祝新落成的博物館正式開放,從9月21到26日還在國家廣場舉辦了持續六天的“美洲原住民節”(First Americans Festival),內容包括音樂舞蹈表演、講故事、演示印第安樂器、服飾、食品和傳統工藝的制作。整個活動預計吸引的人將達60萬。

印第安裔的館長致辭

開館慶典上來自新西蘭的土著游行[16]

 

當日《紐約時報》的報道是這樣形容的:

 

 

 

周二(2004年9月21日)上午,來自美洲半球(the American hemisphere)500多部族的20000多名印第安人聚集在華盛頓國家廣場,舉行國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開館的慶典游行。這一由NMAI組織、或許稱得上當代美洲土著人民的最盛大壯舉,與其說僅是為了慶祝隸屬史密斯松尼安博物館體系的又一新建筑落成;不如說是在舉行全美洲原住民的自我歡慶。[17]

 

 

 

5.運作模式  經過與美洲原住民人士和團體的多方溝通,為了凸顯對印第安文化的活態展現,NMAI在運作上采用與其他博物館不同的模式。

 

早在NMAI興建之前,通過與印第安各界人士的交流和溝通,籌建方就了解到印第安人所希望的不僅是靜態地展示1萬年來的部族生活和文化,而更希望把博物館當做窗口和平臺,使自己及更多的人接觸到印第安的文物和當代文化。例如切羅基族(Cherokee)前酋長威爾瑪·曼基勒就表示說:“我們應該利用這個重要的機會來告訴人們,印第安人是一個生機勃勃的文化的參與者,而不是博物館或歷史書里的事物。”

 

因此,NMAI選擇了別具一格的運作模式,其中最突出點是對來自美國和全美洲的印第安族裔成員提供特別優待。在這里,印第安各部落不僅可以接觸到NMAI三個藏館的展品與文物,而且還可根據需要借走其中自己需要的東西。有報道說:

 

 

 

加利福尼亞中部的印第安部落米卓普達(Mechoopda)發現博物館的藏品中有一件本族的舞衣,而那種舞蹈在1906年之后就再也沒人表演過了,于是他們就向博物館商借這件舞衣。(NMAI負責文化資源的館長助理)伯恩斯登先生隨即帶著這件鹿皮衣服去到了米卓普達部落所在的地方,讓部落里的人照著它的樣子進行復制,由此使這種舞蹈重現生機。

 

 

 

布魯斯·伯恩斯登解釋說:“每一件物品在我們眼里都是有生命的東西,它們不僅僅是樣本或者文物。” [18]為了遵循事物皆有生命的文化傳統,博物館還向參與合作的數十個印第安部族成員承諾,同意他們定期來向本族的圣物致祭或獻禮。比如說,新墨西哥的圣克拉拉部落(Santa Clara)就可以“按照滋養圣物的傳統”,在本族的物品周圍“拋灑玉米粉”。與此同時館內的員工也需接受專門的培訓,以適應正確應對此類情況。[19]

 

 

 

6.相關評論  1989年開始籌建以來,有關NMAI的評論很多,稱贊和批評者都有。前面提過的《紐約時報》那篇報道選擇以《發出印第安人的聲音》為題,突出創建NMAI對印第安人的意義。文章寫道:

 

 

 

數百年來,在經歷了無數的戰爭、毀滅、退讓以及失敗和復興之后,這座面對東方、朝向國會大廈的印第安人博物館本身就是一個象征,仿佛在向世界表明一個真理:“我們仍然在這里!”[20]

 

 

 

對于NMAI的缺點,報道認為在于或許為了要平衡每一個不同的印第安部族,導致展出的方式過于單調、表面化和說教味過濃。

 

《美國參考》Lauren Monsen的文章轉引了管理人員的自我評價,強調NMAI是“美國第一座專門為美洲原住人建立的博物館,也是第一個從原住印第安人的角度安排所有展覽的博物館。”作者評述說:“觀察人士一致認為,史密森學會興建的國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是一件建筑杰作,博物館中陳列的美洲印第安人的珍品彰顯了西半球印第安人不斷取得的成就以及不斷發揚光大的傳統。”[21]

 

另外的學術性文獻也有不少,較為重要的是庫伯等主編的專題文集:《國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評論對話集》(The National Museum of the American Indian: Critical Conversations,Edited by AmyLonetree, Amanda J. Cobb,U of Nebraska Press)以及2012年出版的另一部專著《去殖民化的博物館:國立與部族展示中的土著美國人》(Amy Lonetree,Decolonizing Museums: Representing Native America in National and Tribal Museums,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2012)。主編者庫伯把NMAI的創建與“文化主權”(Cultural Sovereignty)聯系在一起,指出應把NMAI視為繼白人與印第安人打交道過程中先后出現的“軍隊”(暴力)、“教堂”(教化)和“條約”(政府)之后的“第四種力量”,由此見出印第安人對博物館功能的日益重視以及在“文化主權”意識上的覺醒。[22]

 

至于中國官方和觀眾的意見,通過網絡搜尋,也查詢到部分報道、評論和觀感。大陸主流媒體多以客觀報道的方式作了介紹,其中不少持的是肯定性態度,如本文題頭所引的新華網消息。此外,對NMAI提出褒貶兼顧的評論也有。一篇題為《國立美洲印第安人博物館——美國人的自我安慰》的文章先稱贊“站在原住民的角度,通過原住民的思維來向大眾推介這個美洲大地上的古老文化”,接著對該館似乎有意回避白人的殖民罪惡提出了批評:

 

 

 

在美國創建者們的先輩出現之前,印第安人在美洲大陸已經生活了一兩萬年,然而在美國的歷史上,除了被屠戮和掠奪外,幾乎看不到他們的身影……

 

不過如果留心的話可以注意到,對于那段印第安人的慘痛歷史,NMAI似乎是含糊其辭,而在國家廣場另一端的國家歷史博物館好像也沒有相關的內容??赡軟]人想提起那段令人難堪的過去吧。[23]

 

 

 

一名來自貴陽的退休教師參觀了設在紐約的“海伊中心”和華盛頓“主館”,然后在博客里寫了如下意見:

 

 

 

(1)博物館(指紐約的“海伊中心”)坐落在美國海關原址,雖然服務人員不多,但卻有很多讓游客自己動手的裝置。長年如此的“金碧輝煌”(指展出時一直開燈照明的蠟像區),想來光是電費也要開支不少。由此可見老美對于宣傳自己的歷史,是不惜本錢的。

 

(2)盡管這個博物館不收門票,但和華爾街口的銅牛、“自由女神”相比,顯然有點門前冷落車馬稀。此外,用這座“移民局”的舊址來作美國印第安人國家博物館,僅僅是一種偶然的巧合嗎?我怎么會感覺到耳邊掠過一絲絲嘲諷的冷風呢?!

 

(3)要想了解美國,就不能忽略印第安民族的歷史。我想,我看印第安人,大概就像老美看我們的藏族一樣遠古而神秘吧??上覀冞@代人在過去有限的課外讀物中,只讀到過關于這個民族的極為有限的描述,現在算是補課吧。

 

 

 

針對博主的觀點,有網友回應說:“印第安人是原著民族。時代的變遷,回歸了歷史。從這一點說,美國人還是很實事求是的……”至于博主本人,雖自稱看不懂英文解說詞,卻對史學界公認“印第安人是從亞洲遷徙來美洲的蒙古人種”之說產生了廣泛聯想,認為他們“說不定還是我們中華民族的遠祖親戚呢”。[24]

 

三、與其他博物館的比較

 

2004年建成開放的NMAI特色鮮明、影響廣泛,卻并非孤立的事件和現象,需要在結合美國社會的族群問題和博物館展示體系才可獲得全面深入的理解。為此,筆者選擇